天津麻将游戏|麻将胡牌牌型图解

潮汕傳統婚禮中的祈子習俗

發布時間:2015-10-16  責任編輯:李娟娟  

  婚姻是實現兩性結合從而達到種族繁衍目的的文化形式。英國功能學派大師馬林諾夫斯基指出:“文化的最后具體單位是制度……以生殖為基礎而為共同住所連合的家庭團體,似乎是人類最重要的制度。”①家庭的組合畢竟是宗法血緣關系延續中的一個環節,其終極目標還是求得種族的繁衍。這具體到每個家庭中,便是對生兒育女的企盼。②因此,婚禮中使用的物品和人們的活動都體現出傳宗接代的目的。在潮汕傳統婚俗中,強烈地反映出求子的意識,祈子的愿望滲透到婚姻過程的各個方面,體現在每一件物品上,寓于某些儀式中。

  潮汕傳統婚禮中象征祈子的吉祥物品

  傳宗接代既是婚姻主要的目的,早生貴子、多生貴子、多子多福是人們對新婚夫婦最美好的祝愿和最殷切的期盼。在潮汕傳統婚禮中,表現得最為集中,可以說其間的每一件器具都滲透了求子的迫切愿望。

  自古以來,潮汕人在婚禮中有“尚紅”的慣例,紅色象征喜慶、熱烈和祥瑞,從龍鳳貼到花轎,從地氈到新娘的蓋頭,一切器物家什,無不履之以紅布或紅紙,簡直是一片洋洋喜氣的紅色海洋,一字以蔽之,便是一個大大的紅雙“喜”字。其實,潮汕傳統婚禮尚紅的深層含義,來自于原始意識的遺留。原始人看到,婦女月經停止時,胎兒開始在母腹中孕育,胎兒出生時母親又失血很多,他們看到人死蒼白,血去人亡。在他們看來,血就是生命,血是紅色的,紅色就是生命的象征。婚姻的目的既然在于繁衍子孫,紅色就理所當然地成了婚禮的基礎色調。因此,結婚人家的眠床、家具大都是紅色的,扁擔要漆紅或兩頭抹紅,門簾頂掛上紅布,象征滿堂生輝,瑞氣盈門。

  對于舊時潮汕婦女來說,婚后最擔心害怕的還不是“倚以為天者”的公婆、丈夫,而是無子斷嗣。因為不論公婆、夫婿性情如何,甘作弱柳,隨風俯仰,總能茍安,而如果無子斷嗣的話則斷然無立足之地了。因此,做母親的給女兒準備嫁奩時,不論嫁妝豐儉如何,都要為之準備些象征祈子的吉祥物品。如一盞豆油燈(或煤油燈),暗喻女兒能為夫家添丁的意思。龍眼干,潮汕人稱之為“桂圓”,除含有富貴圓滿的意義外,也含著早生貴子的愿望;香蕉成串,喻“招子成行”、“良蕉百子”;扇子,諧音“送子”;烏絲和白絲縛箸,喻婚后早得貴子,夫妻白頭偕老;五樣種子(稻谷、綠豆、酵母餅、龍眼干、薯粉丸),象征五子登科,財丁興旺。

  女兒出嫁,嫁妝中必有“子孫桶”,“子孫桶”即是用于拉屎撒尿用的便桶,俗稱“馬桶”。用馬桶作“子孫桶”從女方家陪嫁到男方家,“一是因為它與生殖器官常常接近,二是因為這個桶狀的東西與婦人的孕育器官和生殖通道相似”③;再是舊時坐或蹲也是婦女分娩采用的體位。既然“馬桶”與生殖器官、生育有淵源,陪嫁中備了它也就意味著將來子孫定能興旺。

  床是兩性交媾、孕育嬰兒之地,因而在新郎新娘結婚前夕,男方家必定會準備一張嶄新的雙人床。老式床四圍都有柱欄,柱欄上常常雕刻一些龍鳳呈祥、鯉魚跳龍門、葫蘆等圖案,祈祝夫婦和諧、多子多福。床上用品如枕頭、床單、被面的圖案也大抵為龍鳳呈祥、鴛鴦、蝴蝶、鯉魚戲水等,象征夫妻和睦、多子多福之意。

  舊時新娘出嫁時習慣穿繡有各種圖案的的肚兜,有的繡上石榴,蘊含“多子多孫”的意思;有的繡上“鯉魚躍龍門”,鯉魚的繁殖能力非常強,躍龍門意味著男子進入政治領域的最高層,二者結合到一起,象征“多子多富貴”;有的繡上“麒麟送子”,一個胖胖的小男孩手持蓮花,抱著竹笙,騎在麒麟背上,象征著“連生貴子,吉祥榮華”。

  惠來縣葵潭一帶的姑娘出嫁時,要隨身帶上兩株連根的草頭香(莎草)配上兩株良蕉(即美人蕉,諧音“良宵”),到夫家后植于菜園里,以祈福祿連綿、子孫萬代。民間傳說南宋少帝被元兵追至葵潭東北十里處的“千秋鎮”,雙方展開激烈戰斗。戰斗結束后,少帝因疲勞很快進入夢鄉。醒來之后,發現所睡的地方卻是一片綠茵茵的莎草地,元兵也已無蹤影,于是龍顏大悅,遂對那些莎草說:“朕賜你們千子萬孫。”微風拂過,莎草起伏,似是叩頭謝恩。少帝更是欣喜,為留作日后紀念,便叫手下挖幾株捧到面前,輕嗅一下,一股幽香從草頭(根部)溢出,精神為之一振,不禁脫口稱贊:“真是草頭香啊!”后來,人們就用“草頭香”來稱莎草。結婚時用其作吉祥物,取其“千子萬孫”之意。再后,人們便稱結發夫妻為“草頭夫妻”了。④

  當新郎與新娘拜完天地后,雙雙進入洞房,一起坐在眠床上時,青娘便會端來一個干果盤,內放有核桃、紅棗、栗子、花生、龍眼等干果及錢幣,一邊將各種干果(核桃、棗子、栗子、花生、桂圓、石榴)、錢幣撒放到新人身上和床帳上,一邊念些祝福的語言和歌謠,寄寓早生貴子之意。婚宴上,新郎與新娘有吃蓮子、紅棗的習俗,寓意早生貴子,多生貴子。

  潮汕傳統婚禮中象征祈子的儀式行為

  婚禮是男女確立婚姻關系時舉行的被社會承認的儀式。古代意義的婚禮,包括從議婚到訂婚、結婚等全部過程的禮儀程式。其間的行為規矩,無一不是圍繞傳宗接代、早生貴子、多生貴子這一鮮明主題展開的。

  舊時,潮州一帶的姑娘出嫁前一夜不能在床鋪上睡覺,要睡在地上。相傳,古代有一女子出嫁,繼母不把她當人看待,把鋪板抽掉讓她睡地板。送子觀音知道后非常同情她,送她一胎二子,后來二子皆成才做官。此后,人們便紛紛仿效。

  女子將到出嫁前一刻,要進行洗浴。饒平一帶的新娘須用石榴等十二種植物的花或葉泡水沐浴,浴畢坐在浴盆中吃下兩個煮熟的雞蛋,以祈求女兒婚后像母雞生蛋那樣生子順利。普寧等地還興“抹瑞草”,即將石榴花枝和谷穗放在一起,再蘸清水灑在新娘頭上。石榴諧音“惜留”,又象征多子;谷穗象征富裕昌盛。抹瑞草時唱:“抹草叢,新娘做事又合人;抹草枝,新娘做事又合天。”

  在饒平海山鎮一帶,新娘出嫁那天要與兄弟分錢米。由母親在簸箕或竹篩中放上錢米,用力搖簸,邊搖邊念:“簸圓圓,簸后兒孫大有錢;簸勻勻,明年抱個男外孫。”然后把錢和米按兄弟人數和女兒各分一份,新娘拿后裝入一個特別制作的肚兜,將錢米放在夫家的米甕里。

  在迎娶新娘之前,男家對新房的準備也反映了祈子的愿望。可以說,新房里的一切物品都蘊含了求孕祈子的象征意義。這種風俗,宋代已十分通行。南宋孟元老《東京夢華錄·娶婦》云:“前一日女家先來掛賬,鋪設房臥,為之鋪房。”明代已廣泛流行全國,《明史·禮志九》載,庶人婚禮,“親迎前一日,女氏使人陳設于婿之寢室,俗謂之鋪房。”民國年間,婚前一二日,以妝奩等物先送至男家,陳于新房中,如箱柜、桌子、粉妝等物,富者用被帳,且于帳外用幔,幔皆綢緞,上懸金紙、粽子、彩縷之類,門外懸門簾,并為婆婆、妯娌預備門簾。送鋪房嫁妝來的男人,名為“行郎”,女人名為“妝媽”,人人口道吉語,吉語名為“合子”。由此看來,鋪房一直是由女家承擔的,現在已多改為由男家來進行。⑤潮汕大部分地區在結婚前要先擇良日吉時,對婚床進行安放,謂之“安床”。在揭陽漁湖、潮陽關埠一帶,安床后一個別開生面的習俗就是“搶烏豆”,即邀請親友的小孩子(男女都有,男孩居多)坐在新床上,男方家人將炒熟的烏豆連同硬幣一起向床中撒去,讓小孩搶奪。烏豆象征男子,這寄托著男家早得貴子的期望。在海豐一帶的安床習俗中,對早得貴子的愿望表達得更為直接,他們請輩分高的親戚用四塊新磚墊床腳,每兩塊磚相互之間成“丁”字形,以祈得丁。惠來大多數地方在布置新房時,桌子上要放一盞小油燈,油箱要插上用紅棕繩子綁著的帶花蕾的石榴花,表示“洞房花燭小燈花”,“燈”的潮汕話與“丁”諧音,寓意“早生貴子”。安床完畢,要將一條“安床大吉”的條聯以及事先請到的神符貼在床上,然后叫一個男孩到床上躺一會,意味著早生貴子。新婚夫婦的洞房內還常用剪紙、彩圖張貼于窗上和壁上,圖案或為鯉魚跳龍門,或是一個男孩騎在鯉魚背上,或是花開富貴,用以表達對新婚夫婦早生貴子的祝愿之情。

  潮汕民間結婚大喜之時,大都會在男方家出入的門楣正中、新娘房、眠床、蚊帳上貼上“麒麟到此”的紅紙條,寄寓早生貴子之意。通常,人們認為麒麟是古代傳說中的一種動物,形狀如鹿,獨角而牛尾,全身生鱗甲,是漢族民間認為的“四靈”之一,主司送子,認為積德之家,求拜麒麟可以得子,所以在不少地方,多年不育的婦女無不虔誠禮拜。潮汕地區簡化為貼字條,但也蘊含祈子之意。⑥

  揭陽城鄉舊俗女兒出嫁當天,要有阿舅(新娘的兄弟)伴新娘而至,俗稱“摜油舅”。阿舅要備有禮品到男方家,其中象征早得貴子的禮品就有一對裝在小雞籠里的小雞(公母各一只),俗稱“帶路雞”,其意為祝愿新郎新娘象這對小雞一樣,相親相愛,白頭到老,繁衍傳代,并通過帶路雞誘發姑娘時刻思念娘家,不忘回娘家的路。還有一種寓意是,雞有五德(文、武、勇、仁、信),象征今后為人之婦須效法雞德;阿舅還須備上一瓶燈油,其意為男方“添丁”,現在,有的用化妝油代替燈油。

  在婚禮慶典當日,賓客到新人家賀喜,除了講“恭喜”之類的喜慶時景話語外,就是“早生貴子”、“多子多孫”、“子孫滿堂”之類的祈子討彩話。在慶典儀式上,無論是主婚人、媒人、證婚人或其他致詞的人,一般都要有祝福新郎新娘“早生貴子”、“多子多福”致詞內容。

  迎娶當天晚上,親友及鄰舍,男女老少都到洞房來看新娘,爭相嬉鬧、戲謔,俗稱“鬧洞房”。當親友鄰舍鬧至深夜將要離開時,他們便命一個男孩將帶來的紅燭送上,新娘上前接過,這叫“接燈”表示日后生男孩。

  婚后第二天,農村人總喜歡將新娘引到井邊,往井里投放一顆湯丸,然后讓新娘迅速打水。如果能將湯丸打起來,就意味著新娘這一年能夠得貴子。

  做四句:潮汕傳統婚禮中祈子的吉祥詩

  傳宗接代的目的,祝子祈子的主題,不僅造成了潮汕傳統婚禮中的器物象征,種種儀式所具有的象征作用,而且,在這些儀禮行為舉行時,通常都伴有祝福新人早生貴子、多子多福、富貴長命的吉祥詩,俗稱“做四句”。

  新娘出嫁之前,要請一個長命婆(村里兒孫滿堂年歲很老的老婦人)為其梳妝打扮,咬胭脂,抹水粉,絞臉毛,長命婆給新娘子梳頭要做四句,如:一梳直梳到底,二梳白頭如意,三梳三男二女……

  新郎家在布置新房時,要舉行莊嚴的“安床”儀式。安床之時要宴請算命先生擇日,床頭朝向也有講究。在安床時,要做四句以圖吉利。如:“良辰吉日來安床,東西南北向四方。月老仙翁童子到,明年公媽來抱孫。一盤大桔放落房,新娘進房教新郎。明年雙生兩貴子,一個尚書一侍郎。大被來牽四角頭,千子萬孫發齊齊。招財進寶童子到,壽比南山福祿高。”

  女子出嫁時,通常都要有一位通曉婚慶各種禮節的中年或老年婦女陪伴,俗稱“青娘”或“青娘母”。結婚當日,青娘陪同坐著花轎的新娘來到新郎家,當花轎來到男方門口的時候,青娘就唱:“新郎來到花轎旁,手接榕樹大燈籠。千里有緣相匹配,早得貴子中狀元。”新娘出轎后,青娘扶她跨過門口避邪用的火煙,此時青娘便唱道:“新娘舉步踏火煙,早得貴子是男嬰,夫唱婦隨同心腹,孝敬爹媽宜殷勤。手牽新娘進新房,燈燭光輝對聯紅,厝邊嬸母來賀喜,慶賀鴛鴦結成雙。”或唱:“火煙跨畢步再移,款款蓮步進廳邊。金玉滿堂福祿壽,來年定得狀元兒。”

  新娘至新房時,青娘就唱:“手牽新娘進新房,夫唱婦隨心相同,厝邊嬸母來賀喜,慶賀早日產兒郎。”有時青娘也可唱:“新娘移步進蟾宮,鸞鳳成雙得和鳴。老君來送麒麟子,代代兒孫做公卿。”新郎隨同新娘進新房后,馬上又返回花轎旁向陪同新娘一起來的青郎把榕枝、紗燈等物接進新房。接榕時,青娘唱道:“新郎接榕到轎邊,夫妻齊眉到百年,麒麟投胎生貴子,他日榮耀振門閭。”也可唱:“新郎接榕進房中,夫妻相惜心相同。來年定然得貴子,長成之日丹桂攀。”掛燈時,青娘唱道:“紗燈掛起耀光輝,夫妻相愛更相隨。生得五男共二女,兒孫讀書進春闈。”

  新郎在接收妝奩完畢后,新婚夫婦坐在床沿,各人捧著一碗用糯米粉做成的甜湯丸,俗稱“合房丸”。此時青娘唱著:“夫妻雙雙坐床沿,共慶同房食甜丸,男才女貌堪匹配,雙雙偕老到百年。才子佳人坐床沿,互相敬食合房丸。夫妻生活甜如蜜,早得貴子狀元兒。”新郎新娘各吃兩粒之后互換盅盞,再各吃兩粒,俗稱“交杯換盞”,以示親密無間。這時青娘再次“做四句”:“交杯換盞團團圓,夫妻恩愛樂相隨。老君送來麒麟子,明年生得狀元兒。”

  合房丸食后,夫妻雙雙到大廳中拜司命君,拜天地,拜祖先等。拜司命公時,青娘唱:“夫妻同拜司命公,早得貴子早抱孫。四代同堂賽鄉里,合家大小笑嘻嘻。”拜天地時,青娘唱:“夫妻雙雙拜天公,勤耕力做五谷豐,子孫滿堂添百福,世世代代好門風。”夫妻對拜時,青娘唱:“夫妻對拜嘮嗨,今日有緣結和諧,慶賀明年生貴子,勝如仙子下凡來。”

  在廳堂中各種禮節完畢后,新娘被青娘引至廚下,作搗米頭,攪泔缸,在搗米頭時青娘唱道:“阿娘舉步搗米頭,夫妻相惜意相投。生得五男共二女,兒孫世代穿紅袍。米頭搗好摸碓頭,摸臼底,孫兒讀書都及第。”或“米頭搗好撈泔缸,兒孫世代坐鈐堂。堂上公媽食百歲,夫妻偕老早抱孫。”

  婚禮當晚是人們看新娘最熱鬧的時刻。看新娘者要“做四句”,如“新娘生來似觀音,娶來新人做夫人,來年必然生貴子,好像山兜林大欽。”或“靈燭點火光聚聚,新娘生來笑瞇瞇,明年就能生貴子,勝過唐朝郭子儀。”或“洞房花燭通通紅,才郎淑女配成雙;祝賀明年得貴子,光宗耀祖把代傳。”

  看新娘的人群走后,青娘還要做好婚禮中的最后一道程序——為新郎新娘牽被角。她一邊拉一邊唱:“牽起被角福如綿,恭賀新郎得嬋娟,鳳凰匹配同相守,桂子蘭孫滿堂前;繡衾來蓋娘共君,琴瑟和鳴得男孫。舉案齊眉諧白發,壽比彭祖八百春;頭個被角繡牡丹,夫妻相惜心相和,五男二女人欽敬,女做夫人男做官。二個被角繡芝蘭,夫妻相敬心相同,五男二女人欽敬,女做夫人男狀元。三個被角繡鴛鴦,娘惜君來君惜娘,夫唱婦隨同床枕,早生貴子奪頭標。四個被角繡蜜蜂,夫惜妻來妻惜翁,夫妻雙雙同床枕,早得貴子掌朝綱。”

  合房后三日,新娘新郎雙雙到大廳中拜司命君,祭拜祖宗。青娘唱起了“三日拜神詩”:“新娘來拜司命公,三牲發粿滿床豐。拈香拈燭來禮拜,孝敬高堂媽共公。一來拜神二添燈,早得男孫讀書明。三四來拜添福壽,五六拜來添財丁。七八來拜收大冬,九十拜來滿堂紅。十一拜來十二拜,將來二女共五男。一拜當朝一品,二拜閣老尚書,三拜三元及第,四拜四朝大老,五拜五子登科,六拜六國丞相,七拜七子八婿,九拜九世同居,十拜福祿壽全,十一二拜大團大會。”⑦

  青娘中有具備藝術天賦者,能逢場作戲,隨機應變制作一些烘托氣氛,甚至化不和諧的突發現象為好征兆的“四句”(其實大多只有“兩句”)。如婚桌上氣氛較沉悶,青娘母就指著盛醬油的小碟吟道:“四個碟仔圓又圓,生仔賽過郭子儀。”有誰不小心打破了一個碗或一柄調羹,有人會認為不好之兆,青娘母就會立即來粉飾:“千金難買缶開嘴,生子生孫大富貴。”⑧

  注釋:

  ①[英]馬林諾夫斯基著,費孝通等譯:《文化論》,中國民間文藝出版社1987年版,第92-93頁。

  ②鄭曉江、萬建中主編:《中國生育文化大觀》,百花洲文藝出版社1999年版,第156頁。

  ③張銘遠:《生殖崇拜與死亡抗拒》,中國華僑出版公司1991年版,第201頁。

  ④王偉深:《潮汕昔時嫁俗擷趣》,載2011年12月16日《汕頭特區晚報》。

  ⑤吳格言:《中國古代求子習俗》,花山文藝出版社1995年版,第156-157頁。

  ⑥陳卓坤、王偉深編著:《潮汕民間禮儀》,公元出版有限公司,第2-3頁。

  ⑦馬慶賢:《伴娘與伴娘詩》,載2012年11月18日《汕頭特區晚報》。

  ⑧鄞鎮凱:《“作四句”的青娘母》,載2007年12月23日《汕頭日報》。

本網為招商引資信息綜合發布平臺,請廣大用戶在使用信息時與本網客服聯系,再度甄別。
主辦單位:經濟日報社集團《中國縣域經濟報》社 | 運營單位:市縣招商網
客服熱線:010-63956556 客服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 地址:北京市西城區白紙坊東街2號803室
Copyright ? 2011-2017 中濟網絡科技(北京)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京ICP證161253號 | 京ICP備11036716號 | 京公網安備11010902000202號  
天津麻将游戏 大赚特赚是什么意思 极速赛车有多少个平台 重庆时时最新开奖记录 吉时开奖网极速时时 u米娱乐官网 时时彩龙虎人工计划 pc蛋蛋大小单双怎么猜 新时时彩 两人斗地主玩法 英超